NEWS

田野调查手记

3月6日:拜访华仁中学孙校长、图书馆主任奇珊、文史收集组老师(见图左),以及参观校史馆、图书馆,接洽接下来的活动。

6日:与培风学校校长敲定6月26日到该校办讲座;
7日:拜访正修一校何维明校长、图书馆主任张瑞薇老师,安排4月27日再到校翻阅史料;
7日:拜访爱群学校谭宝娇校长和资深教员梁老师,参观校史馆;
7日:拜访峇株巴辖文艺协会主席谢礼如和南马作家灵子,初步安排4月27日在峇株巴辖文艺协会办一场讲座;
7日:拜访安邦新村校友会丁怡九和专艺曾剑青,安排3月11日再访;

说明会侧记

Malaysian theatre

(吉隆坡讯)“抢救百年马华话剧史料运动”,将于2019年1月5日(星期六)下午7时30分,在雪隆海南会馆乐圣岭天后宫礼堂举行筹款晚宴,欢迎大众支持响应。

马来西亚驻华特使陈国伟说,过去很多话剧史料被摧毁和丢失,因此“抢救百年马华话剧史料运动”是一项艰巨的任务,称得上“逆风而上、知难而进”。

他认为,没有争气的民族,就没有争气的国家。所以,文化需要长久的留存,而且这是一项振兴民族文化的运动,因此,对梁志成和沈国明有意复兴话剧运动给予表扬和鼓励。

“驻华特使的任务是促进马来西亚和中国的经贸,但是,所领导的马中经贸理事会责任,将进一步扩大为促进马中两国文化艺术交流,对‘抢救百年马华话剧史料运动’计划,希望可以尽一份绵力。”

陈国伟认同心向太阳剧坊展开四个阶段的运动,即抢救史料、著书立说、设立文化馆和全国巡演,将协助向文化部和旅游部申请拨款,强调文化活动能够提升人民的素质,不应被忽略,同时,各民族的文化活动也应受到平等的对待。

陈国伟是在吉隆坡邵氏广场1楼紫藤文化广场,出席“抢救百年马华话剧史料运动”筹款晚宴发布会时,如是表示。该运动由心向太阳剧坊发起,戏剧艺术家梁志成和戏剧文史学者沈国明博士联合号召,联办单位是隆雪华堂文教委员会、新纪元大学学院和剧艺研究会,支持单位包括华社研究中心、雪兰莪人镜慈善白话剧社、巴生为善剧社、云手文创基金会、紫藤和mystartr。

出席者包括雪隆海南会馆会长丁才荣博士、新纪元大学学院董事李云桢、云手文创基金会执行总监陈婵菁、阳光教育机构董事经理拿汀斯里庄周星辰、70年代丽星歌剧团演员谢玲玲、文史工作者郑昭贤、抢救话剧史料运动工委会财政阙菘辉、ASWARA国家文化遗产艺术大学研究所副所长黄爱明博士等。

拿汀斯里庄周星辰说,戏剧是高贵的活化石,历史需要有痕迹。在艰辛的环境底下,推动“抢救百年马华话剧史料运动”是一种大无畏的精神。无论朝代如何改变、时代如何推进,马来西亚百年来的文化艺术教育发展史必须累积下来。

她说,华裔参与马来西亚建国有功,至今已经有强烈的在地符号,相对与中国大陆、香港、台湾有别的在地华人文化和多元文化,是独特的华人文化典范。这场运动是强化华裔在马来西亚的存在感,告诉我们的社会和国家,华人是这个国家的主人之一

拿汀斯里庄周星辰毕业于上海戏剧学院,从中国移民来马来西亚定居18年,与先生拿督斯里庄智雅共同热心推动国内文化艺术与教育活动。她宣布赞助1万令吉作为该运动的活动经费,同时答应担任筹款晚宴的大会主席。

谢玲玲说,“抢救百年马华话剧史料运动”是一项深具意义的活动,愿意抽出时间给予协助,同时,也希望能够抽出时间参与明年1月5日筹款晚宴的活动。

谢玲玲也在会上捐款1000令吉,行动支持“抢救百年马华话剧史料运动”

有意出席筹款晚宴担任鸣锣人或剪彩人,可向心向太阳剧坊询问,电话016-2322693。

民众若有话剧史料提供,如剧本、演出特刊、剧照、剪报等,欢迎邮寄至8, Jalan Mas 2/10,Taman Mas 2,Batu 9,Cheras 43200 Selangor,电邮htts_theatre@yahoo.com。

寻找风雨剧场人

20181007theme02

1.请谈一谈「抢救百年马华话剧史料运动」活动的缘起和目的?
话剧史料的收集,并不是今年才萌起的念头。15年前,也就是2005年,我在负责心向太阳剧坊出版的《戏纪元》(Go!Theatre)季刊担任主编时,需把戏剧演出和活动资讯化成文字,同时配上图片编辑出版。虽然,那时还未意识到话剧史料的重要性,但已经为每三个月出版的季刊进行图文记录。

2009年,心向太阳剧坊设立戏剧图书馆,偶然为未来进行学术研究储备了丰富的参考文献。2010年,我在撰写硕士论文时,开始发现文字与图片的重要性。一直到2013年,我到南京大学念戏剧的时候,在中国大陆、香港、台湾参加了20多场的学术会议,聆听了学者对戏剧问题的论述,他们对自身国家的戏剧发展史都非常了解。这时候,我感觉羞愧并审视自己!“我已经在我的国家搞戏剧搞了接近20年,但是,我对自己国家的话剧发展史却完全不了解。”我突然想起2003年在报社当记者的时候,曾经向一名政治领袖发了一道问题,他回答说:“搞戏剧的人,都是反政府的”。这句话烙印在我的脑海里很久。当时,我自觉在大马推动戏剧艺术纯属社会公益活动,完全没有反政府的念头。所以,我立志毕业回国后,希望能够集合全民的力量抢救话剧史料,并编撰《百年马华话剧史》还原历史的真相。

“话剧”,早期称为白话戏、新剧或文明戏,它是推动马来西亚社会进步的先锋武器。1907年,吉隆坡戏剧志士成立“文明戏”戏班公演《徐锡麟》,提倡“移风易俗、针砭社会、提高人民智识”的教育功能;1919年中国爆发五四新文化运动,奠定了马华戏剧(话剧)的发展。

马华话剧发展至今拥有百年历史,见证了马华话剧从战前唤醒侨民的“中国魂”,到战后唤醒了马来亚民族意识。 战后,马华剧人向英殖民帝国主义争取马来亚的解放和独立,开始由当初的“落叶归根”向“落地生根”的思想观念转换,再加上国际局势改变,华人思想必须发生历史性的情感转换变化。

1945年至1965年,为马华话剧的身份转换时期。马华话剧在观念上,不再服务于救济中国的难民,或响应中国革命运动而作筹赈,而是改变观念,以本土化作为导向,为马来亚的政治、文化、教育服务,宣传马来亚文化是属于马来亚人的文化,并强调马来亚文化不是中国文化的一部分。

马华话剧渐渐地抛开了对中国固有的思想情感,戏剧舞台呈现“情移景随”的变化,戏剧情境也开始反映马来亚的社会现实。身份转换完成后的“马华话剧”,在“中国话剧”的基础上继续发展。

另一方面,华人所保存的文化符号,始终没有被抹掉,它在无数的呐喊和战斗中继承下来。马来西亚的华人文化,也成为组成马来西亚文化的一部分,失去了这华人文化,便是一个缺失的马来西亚。

2019年,马华话剧发展迈入百年,我们有必要展开“抢救百年马华话剧史料运动”,透过各种方式来搜集残留下的图片与文字,再现我国以戏剧作为社会先锋的武器,希望能够促进国人认识和了解马华话剧的百年历史,从这一侧面认识马来西亚华人的根与源,站在马来西亚土地上思考我们的未来。

因此,“抢救百年马华话剧史料运动”的宗旨,有以下几点:
一、推动国内健康的戏剧文化艺术活动。
二、促进全国人民了解话剧与现代化社会发展的关系
三、透过话剧,了解我国华人在战前与战后的身份转换。
四、抢救马华戏剧史料,关心马华戏剧文学发展,还原过去辉煌的马华戏剧运动。
五、为出版《百年马华话剧史》搜集图文史料,以补充我国尚缺的戏剧史,了解马来西亚迈向现代化社会发展的历程,最终目标是设立“戏剧文化馆”,将史料开放给大众参观。

2.请详说「抢救百年马华话剧史料运动」计划会有怎样的「抢救」、探讨或
交流活动?
2014年起,我开始收集马华话剧的史料。当我在中国大陆、香港、台湾发表文章时,借此机会不断地向戏剧专家学者讨教马华话剧的史料,询问他们是否涉及马华戏剧的研究?结果往往都是令人失望。

出席各地的会议时,我把握闲暇的时间到学校图书馆、省市级图书馆和国家图书馆,去查询马来西亚话剧的文献,多少有一些收获。譬如,战前那些被英殖民地政府从马来亚驱逐出境回中国大陆的戏剧人,包括了20年代尊孔学校的宋木林校长、30年代抗日时期的孙流冰、马宁(静倩),还有新中国剧团的金山(赵洵)、王莹等等,在中国都有一些文字的出版。战后的1948年紧急法令颁布后,宽柔学校校长杜边(潘托夫),被驱逐回中国大陆后也有文集的出版,这些都是马来西亚话剧发展的重要参考文献。

上世纪的马华话剧与社会运动紧密结合,从马华话剧的剧本创作、舞台布景、人物角色与造型等,皆能反映我国华裔在国家独立前后的思想感情和身份的转换。马华话剧史,犹如一部活生生的马来西亚华人血泪史。

校园戏剧可称得上是马华话剧发展的摇篮。过去不少戏剧推动者,都曾“匿藏”在学校为基地,如杜边、静倩、孙流冰等等,以学校为目标组织马华剧团和演出,包括加影育华学校的萌芽话剧团、加影前卫剧社(由学校师生和大众组成)等。除了能收集校园戏剧史料,也能从学校的教职员打听早期在当地推动话剧的工作者名单。在全国开展话剧史料田野调查,同时,也希望在学校举办分享会,让师生认识与了解马华话剧的发展史,从而推动戏剧文学的创作。

更重要的是,我们深信话剧史料还留在民间,也许某一位老师或学生,听了分享后回到家里告诉父母或祖父祖母,可能他/她的家就存有一箱演出特刊、旧照片、报章新闻、剧本……甚至也能够透过学校,了解过去有哪些社团组织在推动当地的剧运。

43253546_10156273301604143_5451605145613762560_n

“抢救百年马华话剧史料运动”的历程,可分为以下几点:
(1)全国田野调查:以点、线、面开展 “抢救百年马华话剧史料运动”,从全国61间华文独立中学为点,举行马华话剧分享会,让全国师生了解我国的戏剧史与社会的关系,加强史料的收集,且透过学校连线到当地的社团组织,全面抢救话剧史料。
(2)2019年:第一阶段:
活动包括:收集历史资料,第一手文件以及第二手剪报等有关马华话剧的资料,种类包括文稿、场刊、宣传单、新闻剪报、杂志报道、海报、照片、录影视频、讲话记录、口述历史等等。
1-3月份:中马——吉隆坡、雪兰莪、森美兰,共10间华文独立中学
4-5月份:南马——柔佛、马六甲,共10间华文独立中学
6-8月份:中、北马——槟城、霹雳、吉打、吉兰丹、彭亨、登嘉楼,共18间华文独立中学
9-12月份:东马——砂拉越和沙巴,共23间华文独立中学
(3)2020:第二阶段,后期书籍出版:
简介:涵盖“百年马华话剧史:总论”、“百年马华话剧史:人物篇”、“百年马华话剧史:剧团篇”、“百年马华话剧史:文本篇”等四部书。
1-6月:整理与化成文字
7-9月:校对文字、排版与出版
10-12月:百年马华话剧史出版
最终目标,是设立一间“戏剧文化馆”,展示全国收集而来的珍贵话剧史料向公众开放,让人民了解这百年来,戏剧在我国的土地上所经历的风风雨雨。

3.目前,“抢救百年马华话剧史料运动”进行的如何了?做到了哪个阶段?
过程中的困难及挑战是?

“抢救百年马华话剧史料运动”已着手执行的计划,包括举行说明会、网上众筹、展览及座谈会、搜集话剧史料和筹备出版年鉴。

说明会自今年9月份开始至年终12月份,将每月首个周日举办“抢救百年马华话剧史料运动”说明会,让大众了解活动目的与宗旨,同时报告最新的活动进展;网上众筹计划,已经在9月份开始进行,民众可以登录以下的网址给予经费的支持,即
https://www.mystartr.com/projects/malaysiadrama100years;有关展览及座谈会,首场将于10月7日(星期日)下午3时,在吉隆坡邵氏广场1楼的紫藤文化广场举行的第二场说明会中,邀请人镜慈善白话剧社司理伍锡荣分享该剧社的历史,同时展览人镜剧社珍贵的图文史料。

此外,在搜集话剧史料这一部分,心向太阳剧坊已于9月25日至27日,一连三天到新加坡进行文献收集。此安排是获得活跃于50至60年代新加坡康乐音乐研究会编导林耀明的穿针引线,以及新加坡热带文学艺术俱乐部邹文学和陈川波的安排下,与众多戏剧界前辈交流,并获得一些话剧史料。与此同时,工委会也正积极筹备出版一本涵盖1977年至2018年的话剧年鉴,内容包括演出日期、演出单位、剧目名称、编导和演出目的等。

搜集话剧史料所面对的困难,包括一些已故的剧人亲属拒绝接受约访,还有一些老剧社负责人则拒绝提供团体的戏剧史料。但是,只要持有恒心和毅力,得到该团体的信任,一切困难都能解决。另一方面的挑战,就是筹募经费的问题。2019年,我们组织一行三人,全年开展全国田野调查。

4.你也是心向太阳剧团的核心人员,就你过去的参演经验及现在蒐集史料的
过程当中,你是如何看待马华话剧,以及后来发展而成的中文戏剧?或,它们的特色是?
何谓马华话剧?我认为应涵盖以下几个特点:

第一、马华话剧是指自英属马来亚至马来西亚成立后的华文话剧。英属马来亚包括海峡殖民地(新加坡、马六甲和槟城)、马来联邦(霹雳、彭亨、雪兰莪和森美兰)和马来属邦(玻璃市、吉打、吉兰丹、丁加奴和柔佛)。1965年以前,马新不分家,所以,马华话剧的研究,不能忽视新加坡独立前的华文话剧发展。

第二, 1963年,马来西亚正式成立,由马来亚联合邦、新加坡、沙巴和砂拉越共同组成。所以,东马的砂华话剧和北婆罗洲华文话剧的发展,也应获得重视。

第三,新加坡于1965年退出马来西亚宣布独立建国。虽然如此,新加坡独立后的十年(1966年-1976年)里,仍然对马来西亚的话剧发展产生深远的影响。所以,新华话剧对马华话剧的影响也需受关注。

第四,马华话剧所使用的语言,除了华语,也应包含乡音如粤语、闽南语、客语等各籍贯的语言。与此同时,从马来亚华侨到身份转换后的马来西亚华裔,使用其他语言(如英语、马来语)演出的话剧,也应研究。

第五,马华话剧不局限于英属马来亚华侨到马来西亚华人推动的华语话剧,它也应该包含由不同种族所演出具马来西亚华人文化色彩的话剧作品。如峇峇娘惹和其他友族,使用马来语、英语等语言演出富华人文化色彩的创作剧本,又或是搬演中国剧作如曹禺的作品《雷雨》等,也应该属于马华话剧的研究范畴。

第六,马华话剧的研究,是为舞台上的话剧演出进行研究,同时,也对戏剧文本作深入的分析。文本除了以华文为媒介,使用其他文字如马来文、英文等进行书写,且富华人文化色彩的作品,也值得研究。

另外,关于“马华话剧”后来发展成为“中文戏剧”?这是很大的误解。“中文戏剧”并非“马华戏剧”的后期演变。何谓“中文”?它其实是“中国文学”的简写。举个例子,一般上我们称“华文教育”,非“中文教育”;我们称“海外华文文学”,非 “海外中文文学”,当中有其道理和复杂的因素。所以,应用“中文戏剧”来代替“马华话剧”,确实有待商榷。

“戏剧”,涵盖了在舞台上表演的戏剧形式“舞台剧”,还有以广播电台播放的戏剧形式“广播剧”,应用影像播放的戏剧形式 “电视剧”等等。其中,舞台剧还包括了歌剧、舞剧、音乐剧、话剧、粤剧等舞台戏剧表演形式。 因此,“话剧”只是“戏剧”的其中一项范畴而已。

5.你觉得史料的重要性在于……

我们这一代在马来西亚土生土长的华裔,虽然知道我们的祖先来自于中国,至于怎么来?为什么来?我们可能不知道。我们的先贤,过去在血与火的战斗中,与各民族携手捍卫马来西亚的土地,在短短的半个世纪里,也许已经渐渐被人遗忘。

根据已故马新文史学家方修先生认为,马华话剧萌芽于1919年。过去,马华话剧是“宣传武器”之一,在社会上扮演着重要的社会功能角色。当马华话剧迎来诞生百年之际,关心马华文艺发展的人士,有必要协助展开抢救百年马华话剧史料,再现我国遍地是一朵朵灿烂戏剧之花的特殊社会现象,从戏剧这一侧面,再现属于我们的历史、我们的故事、我们的集体回忆。

【文:沈国明】

 

20180731

方天兴:丰富华博内涵.华社应踊跃捐献文物

(吉隆坡30日讯)华总会长丹斯里方天兴呼吁华社踊跃捐献文物予华总属下的马来西亚华人博物馆,以丰富其收藏和展示文物内涵。

他说,过去多年来,在华社大力支持和响应下,博物馆成功收集到许多来自民间的珍贵历史文物供展示,让它成为目前国内华裔史料和文物收藏最丰富的民办华人博物馆。

方天兴也是彭亨华人社团联合会会长,他前天在华总大厦招待彭华团属会文冬华人大会堂领导层前来参观马来西亚华人博物馆时发表谈话。文冬华堂一行人是在会长拿督斯里罗龙年率领下前来参观,出席者包括文冬华堂署理会长张来福、副会长李茂权、秘书黄绍轩和财政黄源等。华总方面,包括总执行长陈国明与执行秘书长陈春华等。

 

展示华裔先贤贡献

方天兴说,华总马来西亚华人博物馆主要是展示华裔先贤早期南来参与建国的丰功伟绩,包括了与各民族共同努力创设地方经济,在各行各业各领域所作出的努力。

他说,博物馆面积超过1200平方公尺,设有16个展区,珍藏品近千件,其中最珍贵的有两张纸币,即在1959年发行的一元纸币,以及在1961年发行的十元纸币,是由当时的华人财政部长敦李孝式签名发行,意义非常重大,也证明了华裔对这个国家的发展和经济领域所作出的重要贡献。

罗龙年也是彭亨华团联合会副会长,他对博物馆所展示的重要历史文物表示赞赏和惊叹,并形容华总博物馆对我国华社历史陈述和记载方面,扮演非常重要的积极角色,希望继续获得华社大力支持。

(转载自华总网www.huazong.my)

文章来源:星洲日报·2018.07.30

Advertisements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徽标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